纪念朱自清逝世69周年朱自清背影散文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名言 > 教育目的 > 正文
 2019-06-12 09:24     浏览次数:137

    3、招生单位虽然可自主确定本单位进入复试的初试成绩基本要求及其他学术要求,但不得出台带有歧视性规定。今年,教育部又新增要求,招生单位也不得出台其他有违公平的规定。  4、在职人员攻读硕士专业学位取消全国联考,纳入全国硕士研究生统一考试招生。  因原有全国硕士研究生统一入学考试即允许在职人员报考,也存在全日制和非全日制两种学习方式,纳入后只须在录取时明确全日制或非全日制两种学习方式,其他不做任何变化。

    临河城区小学生喜欢参加的各项活动的百分比分别是:文娱体育活动%,文艺活动%,科技活动%,学科活动%,社会活动0%。小学生希望开展的活动百分比分别是:文娱体育活动%、文艺活动%、科技活动%和社会活动%,学科活动%。五种课外活动中,科技活动是小学生最不经常参加、最不喜欢、最不太希望学校多开展的活动,文娱体育活动和文艺活动是小学生经常参与、最喜欢、最希望学校开展的活动。

纪念朱自清逝世69周年朱自清背影散文

  朱自清,原名自华,号秋实,后改名自清,字佩弦。 中国现代散文家、诗人、学者、民主战士。

代表作有:《背影》、《荷塘月色》、《春》、《匆匆》、《伦敦杂记》、《欧洲杂记》等。   有一种白话美文,属于朱自清  他的《背影》《悼亡妇》,被称“天地间第一等至情文学”;他的《荷塘月色》《春》,伴随一代又一代人喜怒哀乐。

在他淡淡的笔墨中,没有半点矫饰,却蕴藏着动人心弦的力量。

1898年的今天,朱自清出生。 怀念他,也怀念那位在南京浦口火车站捧着橘子的父亲。   《背影》是现代作家朱自清于1925年所写的一篇回忆性散文,到今年,离背影发生的时间正好是100年,而当年朱自清父亲那个背影出现的车站,正是南京浦口车站  他在时光的匆匆里,这样写道:洗手时,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时,日子从饭碗里过去;默默时,便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踮着脚,伸着颈,只知道“等待”的人,他们事事都等待明天去做,今天却专作为等待之用;自然,到了明天,又须等待明天的明天了。   你一个背影自己体会  1922年的某个暑假,朱自清带妻儿回家看望多年不见的父亲,几经敲门后,父亲朱鸿钧却怎么都不让他们进门。 在家门口站了许久,父亲在家人的劝说才让步,但也并不理睬朱自清。

《背影》里有一段说“但是后来经过两年的不见,他终于忘记了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

”他们父子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两年的不相见呢?朱自清原名自华,在北大期间他把自己的名字改为自清。 北大当时作为五四运动的中心,对于中国产生的旧伦理是有很多反思和抨击的,父子间开始出现了一些观念上的冲突,青春叛逆期的朱自清渐渐有了挣脱父亲约束的想法,后来他也是这么做的。

毕业后,朱自清做了一个决定,彻底激发了父子间的矛盾。

于丹也回忆起自己的青春期,也曾离家出走、住校不回家,父女俩都在北京,但就是不见面。

过了很久,甚至是父亲去世多年,方能明白那个含蓄的背影里满满的爱。 也许父爱就是这样一种冷峻的存在,不如母爱细腻温柔,只是沉默寡言地张开翅膀,为全家挡风遮雨。

等到自己慢慢长大,有一天也能碰到头顶的翅膀时,看见了年华衰老的父亲,才开始理解那种严肃写在脸上、疼爱藏在心里的,叫父爱。

  泥石流般的父爱如山  还有一种父爱如山,是稳如泰山般的存在。

朱自清二十三岁时就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了,在《儿女》里他把孩子比喻成拴住野马的缰绳,甚至还给叶圣陶写信:实在无法忍耐孩子的折磨,有时觉得还不如自杀的好。 (孩子听了想打人)  老大阿九两岁半的时候,特别爱哭,一不见了母亲抑或见了生人就哇哇哭,朱自清为此很是懊恼,有一回特地骗妻出门,关上门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打,不仅如此,老二阿菜也难逃“魔爪”,因为缠着母亲的缘故,刚满周岁的他被父亲按在墙角哭了三四分钟,还因此生了好几天病。

(这可是亲爹啊)  朱自清的第一任妻子与他一起走过短短12年的婚姻后去世,不知不觉儿女也已初长成,朱自清开始有了深深的忏悔和回不去的遗憾。

于丹感慨,朱自清之所以美好,就是他坦然的亮出自己的不完美,他书信里的自责、忏悔贯穿了一生。 年轻的时候,他对自己的父亲忏悔;而他自己成为长辈以后,又开始对孩子忏悔;前妻去世,他对前妻忏悔;甚至他离开自己年轻的续弦的时候,他心里对她也有遗憾和忏悔。

其实人生大体就是这样,被种种多情惹来的烦恼,提醒着你,曾真诚的走过这一生。   念念不忘,必有回想,因信回响,只因念念不忘。 朱自清《荷塘月色》中的“闰儿”之子朱小涛先生在故乡扬州回信,陪伴着故居,向世人讲述着像那潺潺的溪水一般,无声的滋养着后人的家风家训。   意外的相逢——两岸朱自清先生族人扬州认亲记  7月13日,周蓉生(左)与朱小涛在朱自清博物馆门前合影。

新华社记者陈君摄  “我的母亲就是扬州人,是朱自清先生的妹妹,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与朱家后人相逢、相认。

”台湾华视文化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周蓉生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与坐在身边的朱自清之孙、扬州文化研究所所长朱小涛握紧了手。

  “我得叫您一声表叔。

”朱小涛打开手机里的家谱照片,指点给77岁高龄的周蓉生观看,“我们寻访您这一支好多年,今天终于了了我父亲的一桩心愿。

”  由中华文化联谊会、江苏省人民政府主办的“情系江南·精彩江苏——两岸文化联谊行”活动13日走进扬州。

上午参访团游览完瘦西湖,午间坐下交流,不经意间几句闲谈牵出一段两岸亲缘,促成了一个家族的团圆。   “想不到啊,我参加情系中华系列活动这么多次,这是收获最大、最丰富的一次。 ”戎马一生,平日表情严肃的周老先生动情地说。   得知这一好消息,相熟的台湾、大陆友人都聚拢过来,向两人拱手祝贺。   朱自清先生写出了《背影》《荷塘月色》等清新淡雅的著名文章,他铁骨铮铮,一身正气,体现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

  “《荷塘月色》第一段中妻在屋里拍着闰儿的闰儿就是我的父亲——朱自清先生的二子朱闰生。

”朱小涛说。

  周蓉生的母亲是朱自清唯一的妹妹朱玉华。 自从朱自清1948年去世,两家人已经不通音讯近七十载。

此前,周蓉生也曾托人打听,但因为年久物是人非,没有结果。

  朱小涛为周蓉生介绍故居里朱自清先生夫妇的合影。

  朱小涛说,中午他在家接到寻亲成真的电话,高兴得扔下饭碗,驾车一路赶到酒店与周蓉生相聚。   “现在政府已经把扬州安乐巷27号的故居辟为朱自清博物馆,还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我这就带您去看。 ”朱小涛驾车搭着周老先生一路驶往故居。

  经过修缮的朱自清故居坐落在一条狭长的小巷里。

推门进去,青砖黑瓦的小小院落,虽然局促,却收拾得干干净净。 朱小涛在前领着,为表叔周蓉生一一指点介绍。

桌椅床榻,院里的陈设,再现了当年朱家生活的场景,同时还有朱自清生平事迹展,不时有三三两两的游客到访瞻仰。

  走进朱自清父亲朱鸿钧的卧室,看到墙上朱鸿钧夫妇的黑白照片,周蓉生激动地说:“这是我的外公啊,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老人家,这是第一次!”说完,他向着照片,深深地三鞠躬。

  朱鸿钧就是散文名篇《背影》中在月台爬上攀下替儿子朱自清买橘子的老父亲,父爱如山,这篇文章感动过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本文文字来源于央视新闻、新华社、环球网等媒体,由新浪文化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