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评:大数据时代,用户不能成为“透明人”!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名言 > 教育目的 > 正文
 2019-06-13 17:32     浏览次数:144

    [导读]:文旅部提示:出境旅游要注意安全文明有礼  春节临近,不少游客有出境旅游的计划。

  北外网络教育学院(简称“北外网院”)自成立以来秉承北外一贯严谨治学的传统,积极利用北外丰富的学习资源和教学优势,并结合现代网络的技术优势,开展学华中科技大学是国家教育部直属的全国重点大学,由原华中理工大学、同济医科大学、武汉城市建设学院于2000年5月26日合并成立,是首批列入国家“211工程”重点建设和国家“985工程”建设高校之一。

人民网评:大数据时代,用户不能成为“透明人”!

移动互联网时代,智能手机如同人的体外器官,而手机上安装的APP就像组成细胞。 可以说,过好移动生活,首先从用好智能手机的APP开始。

  然而,现实不如理想中那样美好。 近日,上海市消保委发布了一项评测结果,针对的是39款网购、旅游、生活类常用手机APP涉及个人信息权限问题。 评测发现,有超过6成的APP“不老实”,在用户安装时申请了很多敏感权限,却不提供实际功能。 这其中包括读取通讯录、电话权限、短信权限、定位权限等隐私信息,成为不少消费者的“新痛点”。

  新痛点从何而来?如,当一些APP读取个人通讯录后,会给上面的联系人推送垃圾信息,让人不胜其扰;又如,当一些APP获取麦克风权限后,只要捕捉到一些关键词,就会推荐相关产品;再如,当一些APP读取摄像头信息后,会在后台被“悄悄”打开,进行拍照。 诸如此类,当人们使用APP时,却在被APP“利用”,个人隐私信息、数据权限被一一调取。 可以说,这既非移动生活的应有模样,更不是智能算法的应有功能,而是以精准、服务之名,让用户穿上了“皇帝的新装”——自我感觉良好,却是在信息裸露中奔跑。   用户之所以不能掌控自己的APP权限,既有利益因素,又是技术霸权。

从利益看,不少APP开发者争夺用户数据资源,不同APP之间也存在竞争关系,只要有获取隐私信息的应用存在,就会引致各家一哄而上,“你要我也要”。 从技术看,用户处于技术弱势地位,无论获取隐私权限是否被告知,只要想使用这一应用工具,除了“同意”,别无选择,更甚者是在毫不知情时就被索取了权限,连信息在哪、被谁用了,都一无所知。 足见,作为用户,在APP权限上几无话语权,多数情况是“任人宰割”,这样的局面应该改变了。

  这局面应该改变,是因为数据时代需要数据安全。 越是大数据时代,用户越不能成为“透明人”。 可以想见,通过不正当渠道获取的数据资源,很难被妥善保存,更谈不上有效利用、合理利用、合法利用。 信息泄露、信息贩卖、“大数据杀熟”等事件时有发生,让用户的数据焦虑越来越重,一旦失去起码的数据安全保障,就难以建立数据信任,最终受损害的,不仅是用户,更是一个应用、一个行业乃至一个领域的数据体系。 如此,数据时代这个大厦不免建在脆弱的地基上,怎能牢靠稳固?  这局面应该改变,是因为数据时代需要数据权利。 安全是第一位,权利更要优先。

数据来自于用户,但不能无条件地让渡数据权利。 很显然,一些APP就是漠视了用户的数据权利,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滥用平台的数据权力。

关键问题不是APP能否获取用户的个人信息权限,而是如何获取、是否告知、怎么使用。

用户数据权利与平台数据权力之间存在巨大张力,倘若处理不好,就像双手拉扯的皮筋,突然断裂,伤及双方。

这就需要,平台不能任性索权,要事先说得明明白白;用户不能随意授权,要做到认可放心;监管方不能放任发展,要在法律与治理层面逐步“加压”,把选择权还给用户、把安全感还给用户。

  大数据时代是美好时代,改变了生活,但不能左右生活。

面对数据焦虑,真正需要改变的是人们对技术的驾驭方式,以及工具化的心态。

惟其如此,手机才不会成为“手雷”。

(本文转载自“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原文链接:)。

  依图科技副总裁罗忆做了题为“智慧城市AI视觉中枢”的演讲,分享了“算法即芯片”的计算机视觉技术,以解决平安城市的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