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诗鹏:文明的自识与自信
 您现在的位置:教育名言 > 教育目的 > 正文
 2019-06-14 09:28     浏览次数:102

内容摘要:中国古代文明的溯源性考古有其限度,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华文明过程的探究,尤其是对中国文明的绵延性及其创造性转化传统的把握与自识。 关键词:中国文明;本源论;西来说;昆仑说;民族虚无主义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近代以来传入中国的“中国文明西来说”,虽已在现代理论与文化史上受到过否定,但因种种原因,近年来再度泛起。

“西来说”的实质是欧洲中心主义的一元文化观,文明的起源存在一定的交互性,将中国古代文明完全溯源于外来,很容易滑入民族虚无主义。 仅因中国古代文明相对晚成的文字史就将中国文明的起源归于“西来”,是缺乏文明自识与自信的表现。

昆仑说立足于本源论与中华多民族传统建构中国精神,并在现代中国统一多民族传统的锻造及其抗御外侮的现代中国精神重构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与“西来说”有本质的不同。

不能把对文明起源的探讨还原为一般自然及其生物学性质的论域,非洲起源论不能用来分析中国文明的起源。 文明起源的探讨应超越一元论,但仍应立足于本源论。

中国古代文明的溯源性考古有其限度,更重要的是对于中华文明过程的探究,尤其是对中国文明的绵延性及其创造性转化传统的把握与自识。

  关键词:中国文明;本源论;西来说;昆仑说;民族虚无主义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文明自觉与当今中国的精神文明建设”(15AZD068)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邹诗鹏,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上海200433)。   “中国文明西来说”(以下简称“西来说”)最早系西方一批传教士想象性的假说,此说自清末民初传入中国,竟很快传播开来,一度被写入中小学教材。

自此说形成以来,有关讨论及其批评就没有停止。 总的来说,从最初在特殊的历史境遇下一些中国学人较为轻率地接受“西来说”,到随着现代中国国家建构的背景下中国学界对“西来说”展开自觉的甄别与批判,见证了现代中国文明面向世界文明的自识与自信。

尽管从主流文化价值及其理论意识看,20世纪30年代以来,中国学界已经摒弃了“西来说”,但在很多场合,“西来说”仍然保留下来,且不只是某种无涉主流思想的街谈巷议,而是时常影响到严肃的学术理论探讨,其蛊惑性不可小觑。

近些年来,随着中国的快速崛起及显著的中华文明复兴态势,人们在关注中华文明将如何影响世界历史及其文明结构的重建时,再次将目光聚焦于中国文明的起源。

在这一境况下,长期以来存在的考古研究似不利于论证中国文明起源的焦虑,近些年流传的“中国人种非洲来源说”的冲击,以及网络上种种类似意见的喧嚣鼓噪,使得“西来说”再度泛起。

在当下背景下,我们仍然有必要展开对“西来说”的辨析与批判。 关于“西来说”的评价,不只是在科学考古层面,也有必要在哲学及其文明论方面展开,辨识“西来说”谬误的关键,根本并不在于史前文物的追溯及其考证,而在于文明自觉,即在于面对人类历史文明特别是自近代以来展开的世界历史文明的重构,对数千年中华文明传统的清晰的自我辨识及其确证。

我们今天应在一个更为开放的世界格局中展开中国文明的自觉,并在此视域内重新辨析和评判“西来说”。

  一、“西来说”种种  所谓“中国文明西来说”是一个笼统的称谓,实包含多种具体的说法。

在这方面,学界已经作过较为细致的梳理与分析。 结合有关资料,可以把“西来说”大致分为如下诸种。